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供應鏈金融的本質是一套管理工具

時間: 2020-02-18 14:09:52 來源:   網友評論 0
  • 來源:小哈公社(ID:InweTech)

來源:小哈公社(ID:InweTech)


供應鏈金融通常是被認為,基于供應鏈運營,面向特定環節中的企業而開展的短期資金借貸和融資手段。


諸如基于應收應付的金融業務(保理、反向保理、福費廷等)、基于存貨的金融業務(倉單質押、存貨質押等)以及基于預付的金融業務(保兌倉等)等。


而供應鏈金融產品落地的場景,無一不是出現了供應鏈環節資金流、物流和信息流的錯配。


如果能從企業運營和供應鏈運作的本質,搞清楚背后的原因,你會發現供應鏈金融不僅是表面的融資行為,深層次則是一種通過金融手段,來優化供應鏈和現金流的管理實操工具。


就像《供應鏈金融熱潮會落幕,產業互聯網里有新機會?》中提到的那樣,供應鏈金融不應被被熱炒,需要被正確認識。


而如果這個工具在適當時機運用的恰當,則可以促進供應鏈的運營,提高產業運行效率,最終提高產業整體的競爭力。


企業的資本運營與現金流動

理解供應鏈和供應鏈金融,應該先從企業自身的資本循環開始。


資本循環指產業資本從一定的職能形式出發。


順次經過采購、生產、銷售三個階段。


分別地采取貨幣資本、生產資本、商品資本三種職能形式,實現了價值的增值。
并最終回到原來出發點的全過程。


而資本是天然追求利潤與增值的。


需要在不斷的流動中,實現增值。

資本在確定的情況下,資本周轉速度越快,資本增值也可能就越快。

因此,任何優質的公司,都是在想法設法的加快自身經營資本與現金流動的速度。

為背后的操盤資本,謀求更大或更久遠的利益。
 
在完全競爭市場中,周轉效率與利潤率是負相關的。

而有時候,利潤也是不能直接轉化為現金流的。

股票和企業的價值,則是未來現金流的價值。

更強的現金流能帶來更多的低成本資金。


從而促使引進更多的資本進行投入,完成規模增長。

而這則進一步降低了運營成本,帶來了更具流動性的現金流。

因此除了規?;念^部企業,需要時刻關注自己的現金流之外。

對于高速增長和或迫切需要提升估值企業來說,提升現金流動的效率,也是非常重要的。
 
現金循環周期與運營效率

傳統制造企業就是一個資本循環的典型過程。

經過采購、生產、銷售三個階段,將產成品銷售給客戶。

從支付供應商的原材料貨款,并轉換為企業庫存。

隨后通過銷售并收取客戶的貨款,完成了一次現金循環。

如果在這樣的循環過程中,有所盈余(有利潤),則代表了企業盈利和資本增值。

對于循環中虧損的企業,如果能不斷補充循環資金,則依然能延續這個循環。(龐氏或部分初創及增長期企業)

管理循環的過程,就是營運資本的管理過程。

如果按照資金的收付時間,將增值循環切割為幾部分:


1)從收到供應商提供的原材料到將產成品銷售出去,這段時間稱之為庫存持有天數DOI(庫存持有天數Days of On-hand Inventory);

2)從我們將產成品銷售出去,到我們收回客戶的付款,這段時間我們稱之為應收賬款天數DSO(應收賬款天數Daysof Sales Outstanding);

3)從我們收到供應商的貨物,到我們支付貨款給供應商,這段時間稱之為應付賬款天數DPO(應付賬款天數Days of Payables Outstanding)。
 
庫存天數DOI越長,占用企業的現金越久。

而應收賬款天數DSO越長,企業的現金流入越慢。

這兩者都對現金流有負面作用,因此DOI和DSO都在時間軸的上方。

相反的,應付賬款DPO越長,企業的現金流出越慢,它對現金流有積極正面的作用。

所以DPO被放在了時間軸的下方。
 
提升資本循環效率,提升營運資本管理能力,會表現為這個現金流循環的加強。

而提升的有效辦法,就蘊含在在這個循環周期的過程中。

便捷手段就是促成更強的賬期談判能力,并加快庫存周轉的速度。

就是盡量縮短DOI和DSO,延長DPO。
 
現金循環周期=存貨轉換期間+應收帳款轉換期間-應付帳款遞延期間。

就是上圖中的CCC部分。

因此,如果CCC為正,說明企業資金流出速度大于流入速度。

如果為負,即說明流入更快,如果能一直持續,則意味著企業可以“永續經營”。

也說明了企業在行業產業鏈條內的強大的地位,具體表現為對上下游現金循環周期的控制。

比如京東、亞馬遜、小米和沃爾瑪等企業。

更強的賬期談判能力,更快的庫存周轉速度,帶來了更強資本循環。


這種模式撬動了現金流的大幅改善,從而促使企業經營的規模增長循環。

這就是資本運營的雙重飛輪效應。

這也是最簡版FCF自由現金流公式原理的圖形化展示。


而就像銀行有天然不斷放貸和擴表的沖動一樣。

企業也這種天然的擴張沖動,也會反過來促使企業使用各種手段改善現金流。

企業現金循環管理的重要抓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供應鏈環節也是一樣。

混沌的體系中,需要博弈與制衡。

供應鏈的定義中,總是有一個“核心企業”的概念。

作為“鏈主”,就是這條供應鏈上的“當家人”和“操盤人”。
 
一方面要根據市場情況,隨時挑戰戰略。

維護協調上下游的利潤均衡和現金流的可持續性。

另一方面,“當家人”也要不斷鞏固自己地位。

堤防“野蠻人”的侵犯和局外人的“降緯打擊”及全面洗盤。
 
而市場、環境以及核心企業之間的競爭,會通過供應鏈上下游關系進行傳導。

由于種種現實的約束條件。

影響了供應鏈環節的主次企業,不能隨心所欲的運用各種手段。

來改善各種現金流和營運資本循環,并約束了無限擴張使用的天然沖動。
 
舉例來說,企業的銷售和財務部門的聯合職責之一。

就是在保證銷量和利潤下,盡量降低DSO。

通常企業會針對不同的客戶類型,定義不同的回款周期,并與客戶進行洽談一致。

而作為銷售方,既要面對市場和來自客戶的壓力,又希望盡可能縮短客戶的回款周期。

但是過快的回款速度,也可能造成客戶體驗變差,并導致客戶的流失。

面對上下游和市場競爭企業的壓力,企業不得不打出均衡牌,并需要隨時調整戰略。
 
而增加DPO,作為企業采購方通常會采用以下這幾種方法:

第一種是通過強勢地位主動延長支付周期。

第二種方法是通過價值兌換更好的付款周期。

第三種方式是使用代理商墊付貨款。
 
化繁為簡,如果從靜態產業鏈的角度考慮。

顯然,以上這些方法雖然都奏效,但都是雙刃劍。

在增加付款周期的同時,可能造成了新的問題。

通過強勢地位延長賬期。

這種方法雖然能夠提高采購方的資金流動效率,但卻將壓力傳導到了供應商一方。

供應商最終有可能會將增加的資金占用成本,分攤到產品采購價格中去。

當然,過度的占用上游現金流,也會導致上游供應鏈和供應商的不穩定。

因此,賬期是無法單方面無限延長的,也就是上文提到的無法“隨心所欲”。

由此帶來的潛在產品質量下降、供應商財務風險等供應鏈風險,會約束這種方式的使用。
 
而通過價值兌換更好的付款周期,常常是面對較強勢供應商采取的方式。

比如通過增加采購量的方式,來提高采購談判籌碼,換取寬松的付款方式。

然而,這種手法同樣無法“隨心所欲“。

過度的采購,可能會導致庫存成本和呆滯風險的同步提升。

供應鏈的風險,也約束的這種方式的使用臨界。
 
無論是經銷商和代理商,在供應鏈通路環節,有很強的存在意義。

上下游雙方在資金周轉、賬期匹配之間存在較大爭議的時候。

中間商和渠道具備很強的能力,來承接這一部分供應鏈環節的空缺和風險。

雖然這種方式,有利于延長付款周期,并讓另一方也滿意。

但是渠道費用的增加,和經營成本的上升,必然會導致供應鏈總體成本的上升。
 
 供應鏈金融工具的介入

在這樣的背景下,使用供應鏈金融工具,成為了一種新的選擇。

銀行在內的資金方等角色的介入,替代了一部分中間商,負擔上下游的資金周轉空缺。

而在竇亞芹等《基于現金流量周期策略的供應鏈融資協同》論文中。

也已經嚴格論證了,利用供應鏈合作伙伴在WACC和ICC方面存在的比較優勢。

通過影響賬款回收和存貨轉移的現金循環周期管理策略。

可以降低供應鏈資金成本,創造供應鏈價值。
 
通過供應鏈金融,實現了供應鏈融資的協同。

而這方面的協同實現的成本節約,應該公平地在合作伙伴之間進行分配。

另一方面,由于資金方身份的介入,替代了一部分中間商承接現金流壓力的角色。

因此也會負擔,這類角色原來承擔的部分供應鏈和資金風險。

就像資金成本平均在8%-12%的供應鏈金融,在和渠道商pk環節毛利。

所以,一些行業中小經銷商的倒閉風險,可以約等于該環節的供應鏈金融風險。

如果從風險定價的角度考慮,這是一個很好的參考視角。
 
而在一個行業內從0開始做供應鏈金融。

由于新的組織和人員介入,本質上是要改變原有的商業模式的。

有增供應鏈整體運營成本的可能性。

如果這個時候介入,又不能整體降低供應鏈整體運營成本。

這就意味著有人或者有組織要出局,而搶別人飯碗的生意,往往又很難推進。

只有金融機構自身運營效能高于這些中間商和經銷商,才能實現供應鏈金融的順勢融入。

傳統供應鏈的人,跳不出既有框架進行思考。

身為金融端的人,無法深度或者參與到行業和供應鏈中去。

這種現象反映的是一個現實問題。

是不完全信息條件下的信貸約束問題。
 
銀行等金融機構,無法完全觀測并完全掌握企業的生產效率和經營情況。

因此,銀行與企業簽署貸款和利率合同,都是從銀行自身利益最大化角度出發的。

即銀行激勵相容原則造成了企業的信貸約束,使企業獲得的貸款小于最優貸款量。

由于企業不能按照完全信息下的最優生產模式生產,更不能獲得最優貸款量。

會直接導致損失二階銷售利潤,但是可以通過降低貸款量和利息等方式獲取一階利潤。

不受信貸約束的企業,絕對不會向銀行提供完全信息,獲得的貸款也小于完全信息下的最優貸款量。
 
所以,激勵相容原則,意味著企業一定會受到信貸約束。

所以,銀行和企業,一定是相愛相殺的。

所以,才有上面講到的供應鏈人和債權金融端人的“雞同鴨講”。

這也是“債”與“股”博弈的另一種演繹模式。
 
任何一個行業供應鏈都是有周期屬性的。

而處于上升和下降周期,以及具體周期內的不同階段。

核心和從屬企業的自身戰略是不一樣的。

與上下游處理關系的邏輯,和使用管理工具的決策也會不同。
 
如果把一個產業供應鏈看作一個整體。

信貸資源在產業內的投放,就是整體加杠桿的過程。

面對處于高速發展爬升期的產品產業鏈,核心非??粗赝ㄟ^輸送自身信用給上下游,協助對方擴張,一起做大市場。

新增融資成本,則可以被未來可觀收益或者核心企業補貼覆蓋。

或者通過開放數據并借助信息技術的方式,來提高融資效率,降低成本。

但是處于下降周期前期的行業產業鏈。

核心企業為保證自身利益,并不會立刻通過降本增效留存實力。

更便捷的方式,往往是從進一步侵占上下游現金流開始的。

一旦觸發上下游供應鏈風險的顯著增加,并動搖了自身利益。

借助市場的倒逼,核心企業才會有所行動。

而因為信息傳輸的滯后,以及資金匹配的滯后。

金融機構可能比核心企業慢半拍,或者踏錯行業周期節奏,錯誤匹配了信貸政策。

就如同供應鏈環節,不穩定需求向后傳遞導致的“牛鞭效應”。

這進一步加大了供應鏈整體的風險,導致產融的脫節,或者金融過度侵蝕實體利潤。

因此,就像上面提到的種種手段,供應鏈金融工具在實際使用過程中,也必然逃避不了“雙刃劍”的屬性。

更要見機行事,擇機使用,防止過度使用導致的反噬發生。
 
再次認識供應鏈金融的工具屬性 

最后,我們再總結一下。
 
規模增長并實現是資本運營高效,是資本驅動下的企業天性。

而通過加快現金循環周期來優化現金流,能夠帶來高效資本循環。
 
加快銷售回款、延長付款帳期并加速庫存周轉,能夠優化單個企業的現金循環。

引入中間渠道商或者通過供應鏈金融接入現金流,也是可選手段之一。
 
而延伸到供應鏈體系內,受制于各種主客觀因素和供應鏈風險承受能力。

以上方法并不是能“隨心所欲”使用,需要結合現實情況組合使用。
 
常見的因素和約束條件包括:

工具手段使用的靈活性。(如供應鏈金融的資金不能t+1到位)

企業內部部門之間的博弈。(銷售與財務部門對銷量和應收賬款周轉率的博弈)

過度的使用導致供應鏈風險的增加。(供應商財務風險增加提升了供應鏈風險)

新角色或第三方的加入,導致經營成本的一段時期上升,或舊角色的出局。

無法信息開放并做到充分信任的供應鏈協同。
 
而供應鏈金融工具的使用,也存在約束條件。

比如不完全信息條件下對信貸的約束。

企業經營信息的不對稱,導致銀行等提供資金時一定會少于需求,無論真實與否。

另一方面,更受制于與宏觀經濟周期,產業周期和經濟政策的影響。

金融和產業節拍的不匹配,則會導致行業供應鏈風險的加大。
 
企業與供應鏈上下游,以及與金融機構的上述制衡關系等。

導致了博弈與合作關系的持續存在。

這也決定了企業必須根據現實情況,進行戰略決策。

結合自身并根據現實情況,選擇單一或多種手段的最優組合,來實現自身最優現金循環。

因此,在動態周期和產業博弈背景下,沒有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
 
而中小企業融資困難的根源,是利率和貨幣政策等在計劃與市場雙并軌下的沖突。

而供應鏈金融的核心,是產業鏈條內,優化企業現金循環和資金分配的工具。

信息化能有效降低供應鏈金融模式工具的介入和使用成本。

但不能解決中小企業融資困難的本質。

區塊鏈、大數據等技術手段的介入。

一方面降低經營信息不對稱,協助金融機構KYC,識別真正的優質企業,防止資金流向”不良的中小企業“。

另一方面,幫助銀行及時觀察到行業和產業變化,引導資金敏捷跟進和準確撤出。

從而實現真正的“晴天借傘,雨天收傘“。

防止出現“誤傷性”的抽貸,防止流動性變化對整個供應鏈產生沖擊性的影響。

綜上,供應鏈金融的核心,是一套企業供應鏈管理中的實用工具。

無論是金融人,還是企業和供應鏈運營人,正確的認知,才能讓這一套工具在使用過程中,更加的得心應手!

本文參考文獻 
施云《供應鏈架構師》
馬靖昊《現金循環周期》
竇亞芹《基于現金流量周期策略的供應鏈融資協同》
徐旭中《如何實現制造業企業的供應鏈融資協同》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华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