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防疫情、促經濟,兩手抓兩手硬的八點政策建議

時間: 2020-02-10 15:39:27 來源: 人大重陽  網友評論 0
  • 2020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突如其來,使14億中國人頓時開啟“戰疫”模式。在對抗疫情的斗爭中,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員工來自全國20多省市自治區,通過春節實地調研,深度分析疫情對經濟、社會與金融的影響。近日,我們注意到,在與病毒進行“史詩級”對抗的同時,一些地方存在“只顧死守,不顧發展”的現象,使本可少受影響的民生環節遭遇困擾。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新冠疫情經濟影響與對策”課題組


    核心提要


●每一個老百姓均應知道各種風險可能性的概率,而非在疫情面前只有“生死”兩項的模糊認知,進而導致“求生式恐慌”。

 

●全國上下一心,戰“疫”取得巨大成績。但一些地方也出現的疫情防控阻擊戰“過猶不及”甚至“過激”的現象。若這些現象繼續,將肯定有損于當地百姓的民生福祉,甚至有違于黨中央政策的初衷。

 

●中國的發展全局是一項戰略任務,而防疫戰役是一場遭遇性質的“阻擊戰”。目前出現的一些“重防疫、輕經濟”、只顧嚴防死守而忽略發展大局的現象,可以說是部分人沒有完全理解、吃透中央政策,把防控疫情工作極端化了。

 

●我們必須立即行動起來,在保證安全衛生的前提下,抓緊復工復產,必須要抓住、保證和穩固我們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位置,保證我們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不被改變,確保我們的庫存永遠都充足充盈,所以一定要做到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不能在戰疫和顧安全的同時,丟棄生產、限制生產,也不能為了倉促復工復產不管防疫不顧安全。


●從輿論角度看,不應過分強調疫苗和特效藥的預期,應側重科學防控和正確、理性面對風險。從防疫角度看,不妨進一步厘清央地職責,激勵各地科學防疫、依法防疫,精細化“疫情圖”,根除“表格防疫”的新形式主義。從機制角度看,進一步完善疫情風險分級機制,堵疏結合,做好“戰時”向“常態化”機制轉變的準備。從生產角度看,避免“一刀切”,明確工廠復工標準,減少對企業和市場的干預,允許防控達標企事業單位有序復工復產。從金融角度看,應把釋放流動性應與疏通融資渠道最后一公里雙措并舉,可試行數字貨幣等創新方式推動改革。從產業角度看,應順勢而為,推動我國經濟產業結構升級。從安全角度看,須從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高度,及時總結,完善應對病毒的快速“止戰”機制。從戰略角度看,可適當對外釋放“疫情影響、適當推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信息。

 

2020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突如其來,使14億中國人頓時開啟“戰疫”模式。在對抗疫情的斗爭中,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員工來自全國20多省市自治區,通過春節實地調研,深度分析疫情對經濟、社會與金融的影響。近日,我們注意到,在與病毒進行“史詩級”對抗的同時,一些地方存在“只顧死守,不顧發展”的現象,使本可少受影響的民生環節遭遇困擾。


2月6日,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指出,當前除湖北外全國其他地區新增確診病例總體穩定、病死率低,要合理配置資源,避免不必要恐慌,在繼續做好科學防控的同時,有序恢復正常生產,既為疫情防控提供更好保障,又維護正常經濟社會秩序。


從經濟學上來看,疫情應視作風險,而非不確定性。每一個老百姓均應知道各種風險可能性的概率,而非在疫情面前只有“生死”兩項的模糊認知,進而導致“求生式恐慌”。為此,本課題組對防范疫情中的一些過激措施類型進行梳理,研判其潛在后果,并納入宏觀歷史維度中,得出八條可行性的政策建議。


一、防疫效果值得充分肯定,但須警惕過激苗頭


自2020年1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國上下一心,針對疫情出臺了各方面防控措施,阻斷疫情傳染途徑,全力抓好重點醫療防控物資和生活必需品保供,戰“疫”取得了一些成績。根據全國疫情相關趨勢圖及其解讀看,全國新增疑似病例數正在出現下降趨勢,防疫成果值得肯定。


這當然與全國齊心協力、令行禁止密不可分。但從目前的形勢看,一些地方也出現的疫情防控阻擊戰“過猶不及”甚至“過激”的現象。若這些現象繼續持續,將肯定有損于當地老百姓的民生福祉,甚至有違于黨中央政策的初衷。當前出現的措施“過激”現象可以概括為五“失”:


一是一些區域出現了“民生失穩”的跡象?!柏S衣足食”是中華文化中春節福祉的具體體現,更關系到各地民意對經濟的穩定預期。然而,據實地調查,近日多地出現新鮮蔬果、魚蝦、豆腐等商品短缺現象。即使在大城市的一些大超市,鮮蔬魚果車輛多有因“防疫情”被阻隔進城的現象存在。


二是一些地區出現了“出入失控”的可能。實地調查注意到,全國多地出現了鄉間甚至縣鎮道路遭阻隔的現象。特別在南方多省,一些鄉間通行必經道路被人為中斷,即使正常的訪客通行、過路客也常有被阻止,導致本應正常的地方往來受到嚴重阻礙,致使物流供應系統嚴重失靈。


三是一些省份出現了“農業失時”的風險。據實地調查,東北三省、山東等省份不少農村已封村、斷路,對養殖業特別是養豬業、養雞業等養殖周期相對較短的行業造成打擊。產成品運不出去,飼料等運不進來。一些養殖戶可能會眼睜睜地看著養成的豬、雞餓死,或者直接殺死后掩埋。農業和養殖業中,農時非常重要,一旦失時,則很可能至少一年無法彌補。


四是一些城市出現了“工業失序”的預期。在實地調查中,我們注意到,北方一些地方工廠復工被無理限制。部分疫情并不嚴重的省市,企業希望復工、員工希望復業,他們承諾復工時做好防疫工作,但被當地政府“一刀切”地要求必須停工、停業,即使企業安全防疫工作到位,仍被要求無限拖延。悄悄“復工”遭舉報的現象也頻現。正常的工業生產秩序一旦無法維持,有可能導致區域性工業體系的運行紊亂。


五是一些國民出現了“社會失范”的行為。課題組的人員多次親歷和聽說,有些地方對武漢乃至湖北籍人員采取的不文明、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極端做法與歧視態度。有的地方在掛橫幅“不歡迎武漢返鄉人員”、“途經本市必須隔離14天”等,有的地方在重點防控對象門上貼封條,還有的地方把武漢返鄉人員的家門用粗木條封住、用鋼管焊住。一些地方“拒絕鄂A牌照私家車路過”,到一些酒店“拒絕湖北人入住”等。此類現象已經有侵害公序良俗之嫌。


從總體上看,全國人民“防疫情”依法、按規、照律,個別民眾出于對生命的重視付諸于嚴苛方式短期內也能理解,但若讓諸多過激“防疫”措施持續下去,在阻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傳染途徑的同時,人流、物流、資金流可能都會受到了嚴重影響。這些影響通過網絡放大,極有可能大幅降低市場預期,重創國計民生。


在“疫情”增量呈現降勢之時,對經濟“降勢”的評估與防范應當呈升勢。


一是餐飲行業正遭受重創。據恒大研究院估算,受此次疫情影響,餐飲零售業僅在今年春節7天內的損失就可能高達5000億元。某知名餐飲公司董事長近日表示,全國60多個城市400多家堂食業務基本都已暫停,只保留100多家外賣業務,預計春節前后的一個月時間將損失營收7億-8億元。西貝目前資金鏈緊張,暫停營業的同時還要支付員工工資、租金等,以目前現金流撐不過3個月?!百~上現金流扛不過3個月”。即使像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多數餐飲在元宵節前都呈現歇業狀態。餐飲業是物料、人口、房租“三期成本疊加”的行業,大半月(可能會更長)的歇業,如同滅頂之災。


二是酒店旅游行業進入冰凍期。此前,攜程發布的《2020春節“中國人旅游過年”預測報告》顯示,春節或將有4.5億人次出游。疫情爆發后,訂單退訂如潮水般涌來,攜程客服扛起10倍壓力,退改數百萬春節訂單。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被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之后,全球多個國家出臺對華限制入境政策,涉及數千架航班、多個海外酒店訂單的取消。在此期間,旅游業不僅沒有收入,攜程、飛豬、去哪兒網等線上旅游服務平臺也多次升級免費退款保障時間和范圍。酒店旅游業是當下中國消費的重頭,春節期間的重挫可能還會產生后溢效應,如原本定在2020年2月2日、數以萬計的婚禮取消或從簡;數十個國家的國際航班取消往返中國等等。目前酒店旅游行業的冰凍效果如何,還深不可測。


三是工業生產遭遇“開工難”。除湖北省要求各類企業復工時間不得早于2月13日24時外,其余各地基本要求除防疫和民生相關的其他企業復工不得早于2月9日24時之前,有的還會更晚,企業的實際開工情況仍然要視疫情的防控情況。此外,異地人員返工基本還須經歷14天左右的隔離觀察,各種客運、貨運運輸方式目前都還沒有恢復正常,企業復工復產也面臨一定困難。


四是城市消費遇到“倒春寒”。在不少城市里,零售、餐飲、影視娛樂、會議展覽等線下城市消費遇寒冬,僅日常食品、醫藥等還能正常營業。部分城市快遞行業也由于社區封閉管理呈現物流遞送不暢。城市消費商業的店租、人員費用等固定成本壓力凸顯。諸多中小企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生存壓力。


二、“防疫情、抓經濟”: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2020年2月3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對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重點工作作出部署,要求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全力支持和組織推動各類生產企業復工復產,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企業復產用工保障力度,用好用足援企穩崗政策,加大新投資項目開工力度,積極推進在建項目。2月6日,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再次強調經濟生產的重要性。


當前,最需要避免的是,人為造成經濟下行預期。近日發布的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再次強調,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中國的發展全局是一項戰略任務,而防疫戰役是一場遭遇性質的“阻擊戰”。目前出現的一些“重防疫、輕經濟”、只顧嚴防死守而忽略發展大局的現象,可以說是部分人沒有完全理解、吃透中央政策,把防控疫情工作極端化了。為了防控疫情而造成近乎全面停工、停產、停運,必須考慮是否存在為了戰術目標損害戰略目標的問題。在并非必要的情況下,其實是源自某些官員的“懶政思維”。


疫情結束迄今為止還沒有確切的時間表,一個月、一個季度甚至更長時間都是有可能的。為此,一些地方采取完全抑制經濟的措施以控制所謂的“病毒”傳染,勢必會造成對下一階段中國經濟運行的強烈下行預期。這種預期持續下去,就可能會導致中國經濟“硬停擺”,最終表現為對內脫節,對外脫鉤。對此,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新冠疫情經濟影響與對策”課題組認為,“防疫”安全與經濟生產之間需要達成一定的平衡:


消費需求可以減,但供應鏈不能斷。在全社會限制生產、限制運輸、限制供應的同時,消費需求受到抑制,但實際上總需求只是被推遲,并不會減少。而沒有了基本生產、阻止了基本運輸、沒有基礎供應、耗光基礎庫存后,就可能導致對內供應不足,對外無貨可出,供應鏈中斷的風險。在原有的成本優勢已經下降的背景下,如果因疫情的沖擊而自動斷供,我國企業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中間地位和關鍵地位就有可能被取代。


消費欲望可以控制,但居民收入不應抑制。目前一些地方的措施是直接讓大多數餐飲業門店關門歇業,居民無處外出消費甚至買不到過年所需的鮮魚、水果。對比2019年春節,2020年超長“春節”造成實體經濟損失數萬億元,交通運輸損失超5000億元。停工停產導致不少農民工不能夠返城,個體工商戶無法經營,由此導致勞動者收入下降或沒有收入來源,只是坐吃山空,而物價受供需關系的影響不可避免地上漲,長此下去這些人的生活都將出現困難,穩定性不保。


供給側運行可以放慢,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應倒退。不能復工的企業也只能苦苦支撐,特別是占到企業總數絕大多數的中小企業,一兩個月甚至一個季度還可能勉強維持,時間長了,在職工工資、房屋租金、費用、銀行貸款等等各種成本壓力下,多數企業很難支撐下去,而企業大量倒閉將導致失業率的上升,影響社會穩定,這反過來又會進一步影響企業的經營和投資意愿,形成惡性循環。如此循環下去,企業的債務高企,地方債上升,銀行不良貸款率提高,資金流惡化,甚至導致流動性枯竭而引發金融風險,血脈不通經濟肌體就很難存活。因此,從供給側角度看,經濟可能會脫節而陷入混亂,與不防疫一樣導致經濟生死。


需求側短期可以承受,但長期發展空間不應被壓縮。從需求側來看,封城、封路、封社區導致了消費的下滑,出口的銳減以及投資的延遲,會導致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需求側三駕馬車全部乏力??傊?,無論是供給側經濟的停工停產,還是需求側的停滯,都可能導致中國經濟的停擺,因此亟需在全面戰疫的同時,在保障安全衛生前提下,抓緊組織復工復產,可以組織專廠、專線、專車、專人和專區。從國際經驗來看,2009年以來甲流疫情導致美國進出口下滑和寨卡疫情導致2015年巴西經濟下滑甚至經濟危機都需要嚴重警惕。

11.jpg


圖1:1997-2019年巴西GDP增速,2015年因寨卡病毒疫情導致經濟下滑。數據來源:巴西國家地理與統計局

22.jpg


圖2:1993-2019年美國進出口變化,2009年因甲流疫情疊加金融危機導致進出口斷崖式下滑。數據來源:美國經濟分析局

 

進出口可以下降,但不應與世界“脫鉤”。從對外的角度來看,只顧安全不管生產和出口,就不只是脫節這么簡單,而可能導致與世界脫鉤。截止到2月4號已經有超過1萬架次的國際航班被迫暫停,中國的出境游和旅行團都被迫停止,入境游也受限。但更可怕的不僅是出入境游覽人數的銳減,也會導致因生產停滯出口出現斷崖式下降,進口也由于運輸中斷而停滯。盡管2月6日中國宣布對美國進口商品關稅減半,但是對美國貿易摩擦并不能完全緩和,還有與其他國家的貿易,目前有90多個國家對中國的產品和貿易加強檢驗檢疫甚至采取限制,如果我們供應不足,只管安全不管出口的話,將可能導致中國對外的主動“脫鉤”。如果我們沒有做到“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的話,不用其他國家對我國人員、貿易進行限制,我國經濟就會陷入不能正常運轉境地,在全球經濟競爭中就會“不打自倒”。

我們必須立即行動起來,在保證安全衛生的前提下,抓緊復工復產,必須要抓住、保證和穩固我們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位置,保證我們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不被改變,確保我們的庫存永遠都充足充盈,所以一定要做到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不能在戰疫和顧安全的同時,丟棄生產、限制生產,也不能為了倉促復工復產不管防疫不顧安全。

因此,我們需要在保障安全衛生的前提下組織生產盡快復工,全面做到兩手抓兩手硬,兩者相輔相成,一手保安全,一手保供應,既防疫又生產,做好戰疫和安全是前提,而保生產是基礎也是保障。保安全,保生產,保經濟。


對此,全國各地可因地制宜,分類施策,分類治理,分類復工。每個省市可以根據自身的具體情況,因地制宜恢復生產。


一是沒有疫情的地區,要在確保不讓疫情傳入的同時,通過專人專車專廠專線的方式,推動恢復生產,抓供應、抓保障、抓運輸。


二是在疫情不嚴重的地方而生產亟需的區域,則要在做好防疫,控制安全的前提下組織生產。


三是在有疫情而生產不急需的地區可以考慮延遲復工復產。


四是在疫情嚴重的地區,全力以赴要抓好抗戰疫情,但也要派專人專車保障基本的國計民生。

 

三、科學風控,“堵”“疏”結合,盡快建立疫情管控長效機制


防疫情,其實就是防某些病毒風險。風險不僅是可以認識的,也是可以控制和掌握的。在現代社會里,有效地管理和承擔風險往往可以得到高額的回報,管理風險已經成為挑戰與機遇的同義詞。深入貫徹習近平關于疫情防控的相關要求,進一步推動當前疫情防控工作開展,人大重陽課題組建議如下:

 

第一、從輿論角度看,不應過分強調疫苗和特效藥的預期,應側重科學防控和正確、理性面對風險。當公眾輿情對于疫情存在三種值得警惕的趨勢,一是過于夸大病毒的致命性;二是貶低疫情的風險;三是將希望寄托在疫苗和特效藥上。病毒的演變有其自身的規律,夸大和弱化病毒的危害對防疫工作都會帶來阻礙。同時,由于病毒本身在變異,不排除短期內沒有特效藥和高效率疫苗的可能,這種情況下,強化公眾對疫苗和特效藥的期望,存在加劇未來社會性恐慌的風險。


此外,當前網絡輿論混亂,以微博平臺為例,有影響力的科普“大V”中鮮有一線醫務人員。他們主要是靠翻譯外文文獻科普,對中國老百姓的情況缺乏針對性的指引。媒體資源應該向一線專業防控人員傾斜,將隔離、防治、后勤保障以及目前行之有效的新舉措、新辦法和存在的問題及時反映出來。事實證明,信息越透明,越全面,越有利于防控工作的及時開展。

 

第二、從防疫角度看,不妨進一步厘清央地職責,激勵各地科學防疫、依法防疫,精細化“疫情圖”,根除“表格防疫”的新形式主義。對全國“疫情”的描述,可更精細化。在“疫情圖”中,若以“省”為單位,則無一幸免。但全國300多個地市級行政區,有一些是沒有出現感染的病例,全國“疫情”感染圖中,若以“地”為單位,疫情的緊張感會減少;若再以“縣”為單位,便更能緩解目前“全國一片紅”的疫情印象。


疫情期,形式主義是病毒的幫兇。疫情爆發以來,部分地方出現了相關職能部門工作推諉、職責不清等問題,還出現部分地區截流其他地區物資,各自為戰的亂象,例如防疫、醫院、研究所的銜接問題,中央機關和職能部門與地方政府的職責界定的細化等。與此同時,還要采取切實的措施,減少動輒“填表格”、封路等新形式主義現象的頻發。

 

第三、從機制角度看,進一步完善疫情風險分級機制,堵疏結合,做好“戰時”向“常態化”機制轉變的準備。鑒于當前已感染人群的數量規模,不排除疫情長期存在的情況出現。需要將現代風險控制機制納入到防控體系中來。其中的一項務實舉措是,不妨做好疫情的分級、分地管理工作。


目前各地普遍實行的封、堵、停的措施,無益于消除社會的恐慌心理。隨著越來越多患者治愈,病毒傳播機理的逐步明晰,依托當前我國強大的治理體系、群策群力,是可以做到長期控制好相關疫情的。但如果社會長期處于應急機制,全民緊繃一條弦,反而更容易誘發系統性風險。

 

第四、從生產角度看,避免“一刀切”,明確工廠復工標準,減少對企業和市場的干預,允許防控達標企事業單位有序復工復產。綜合各地方的情況看,必須盡快推動復工復產。工業體系有著嚴絲合縫的產業鏈,牽一發而動全身。目前部分地區工廠復工被強制性限制。建議中央和各省盡快明確疫情期間復工標準,在防疫工作充分的前提下,盡快推進本地員工為主的企業生產工作。


在疫區員工較多的企業,也應克服困難,在科學隔離,及時觀察防治的情況下盡快恢復生產。除湖北外,各級政府應盡快將“阻止工廠開工”轉變為“對工廠生產防疫的監督”工作。例如口罩等防疫物資是否到位?工作空間消毒、員工健康管理是否及時等。

 

第五、從金融角度看,應把釋放流動性與疏通融資渠道最后一公里雙措并舉,可試行數字貨幣等創新方式推動改革。央行節前釋放超萬億流動性,對于重大疫情短期的寬松貨幣政策是必要的。但同時更要關注央行釋放的流動性是否真正能夠達到需要的地方?會不會出現流動性最后一公里阻塞的情況?建議考慮創新金融科技手段,試驗性采用數字貨幣等方式實現流動性的精準、定向支持,切實降低中小企業融資難度和成本,恢復企業經營者的信心。

 

第六、從產業角度看,應順勢而為,推動我國經濟產業結構升級。此次疫情充分驗證了我國近年數字化產業結構升級的重要性。逐步成熟的現代物流體系、數字社會生活習慣、遠程辦公、教育技術的完善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當前疫情狀態下社會功能停擺的危機。建議順勢而為,鼓勵相關產業及衍生經濟生態的發展,積極推動我國經濟產業結構的升級。

 

第七、從安全角度看,須從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高度,及時總結,完善應對病毒的快速“止戰”機制。比爾蓋茨2015年TED演講呼吁:“未來能殺死上千萬人的不是核戰爭,而是高度傳染的病毒?!被诳傮w國家安全觀的相關要求,生化安全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此次病毒爆發的傳播和變異速度表明,常規的疾控已難以應對這種來勢兇猛的病毒“攻擊”。目前我國的傳染病控防只是疾控中心的一個分支,政府的防控體系更適應于慢性、長期的社會健康防疫工作,例如對結核病、吸血蟲等疾病的防治和鞏固工作等。對于極速爆發的疫情和生化危機,應視為一種戰爭來進行應對,應建立專業、快速反應的專門機制應對。

 

第八、從戰略角度看,可適當對外釋放“疫情影響、適當推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信息。2020年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誠如習近平曾說,“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當前所經歷的疫情前所未有,各地面臨巨大考驗,建議適度延后精準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考核時間。這將體現在重大疫情面前我黨和政府聯系實際、傾聽民意、實事求是的優良作風。疫情是對國家治理能力、經濟建設基礎的重要檢驗,建議在預留適當的時間內查漏補缺、集中治理疫情暴露出來的問題,進一步夯實我國經濟發展基礎,整合基層治理能力,為全面小康后我國的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

  

歷史雄辯地證明,在人類與病毒的共同進化中,生產組織有力,能戰勝疫情則文明興;生產失序,不能戰勝疫情則文明衰。從某種程度上看,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與災害作斗爭、戰勝災害并發展興旺的歷史。


以歷史上多次出現并被中華兒女戰勝的災害“瘟疫”為例,早在《史記·秦始皇本紀》就有記載“始皇四年,天下疫。百姓內粟千石,拜爵一級”?!逗鬂h書·志第十七·五行》記載大瘟疫14次,其中記載發生確切時間的有9次,基本都在冬春時節。如“光武建武十三年,揚徐部大疾疫,會稽江尤甚”,如“延光四年冬,京都大疫,民多病死,死有滅戶。人人恐懼,朝廷焦心,以為至憂”,又如“建安二十二年,是歲大疫”等。史實證明,越是重大疫情,越是考驗我們的執政智慧,檢驗民族精神??箵粜鹿诜窝?,需要我們冷靜思考,從歷史比較中汲取經驗與教訓,從而做出最優決策。


歷史無時不刻地警醒今人:時疫固然可怕,但比時疫更可怕的是人們應對措施的偏頗不力。2020年元宵接近,如何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一手抓防疫,一手抓生產,兩手都要硬,從而確保安全、發展兩不誤,是今年接下來的時間段各級政府和人民戰勝時疫、推動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誠如風險管理經典著作《與天為敵》所說,是什么將幾萬年的歷史與我們觀念中的現代社會區分開來?一種革命的思想認為,風險的支配權界定了現在與過去的范疇。當人類發現跨越“風險”這條界限的方法時,未來就變成了過去的鏡子。風險是一把雙刃劍,既意味著危險,也蘊涵著機會??茖W防疫,勝利終將屬于中國!


(課題組執筆人:王文、賈晉京、曹明弟、劉英、劉玉書、王鵬)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人大重陽 作者:人大重陽 (責任編輯:lvpei)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华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