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的必要性與影響

時間: 2020-02-16 16:07:54 來源:   網友評論 0
  •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金融監管部門出臺諸多舉措避免疫情沖擊向金融領域擴散,關于資管新規過渡期安排是否會放松的討論再次成為市場熱點。一方面為緩解疫情沖擊基本面,避免信用收縮,謹防次生風險

來源:華泰固收強債論壇


張繼強     S0570518110002     研究員  

王菀婷     S0570119010012     聯系人

張   健     S0570119030012     聯系人


報告發布時間: 2020年02月14日


摘   要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有必要,但不等于放任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金融監管部門出臺諸多舉措避免疫情沖擊向金融領域擴散,關于資管新規過渡期安排是否會放松的討論再次成為市場熱點。一方面為緩解疫情沖擊基本面,避免信用收縮,謹防次生風險;另一方面銀行存量資產處置存在諸多難題,過渡期嚴格執行缺乏可操作性,資管新規過渡期延期有必要性,但靈活不等于放任,資管新規在延期期間仍將嚴格約束壓降速度等,具體包括嚴格落實老產品壓降和“一行一策”制定整改計劃。理財方面,適度延期將利于平滑資產端收益率波動,減輕理財產品融資壓力。債市方面,適度延期可以降低短期需求沖擊和信用風險。


2020年1月理財產品概況

1月,理財產品收益率小幅下降,可能是因為年末資金面緊張時期已過,加上央行流動性投放力度加大,市場利率下行帶動理財收益率下行。從長期來看,預期理財收益率將繼續走低。一方面,2020年仍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疊加肺炎疫情,預計貨幣政策操作邊際寬松趨勢不變,市場流動性充裕;另一方面,資管新規過渡期大限將至,凈值化轉型過程中理財收益率必然會受到一定影響,故理財收益率的總體趨勢仍然是下降的。2020年1月,理財產品發行總量為6297只。收益類型方面,非保本浮動收益理財產品發行量最大,達429只,為保證收益類型的71倍左右。


2020年1月理財產品收益率概況

1月,從全市場來看,1個月期理財產品收益率為3.78%,與上月相比下跌14bp,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財產品收益率為4.19%,較上月下降5bp,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p。2018年以來各類銀行理財收益率下跌趨勢延續。1月,1個月短期理財產品收益率全線下跌,股份制商業銀行跌幅最大,農村商業銀行跌幅最??;1年期理財產品收益率漲跌互現,大型商業銀行漲幅最大,股份制商業銀行跌幅最大。對比外幣來看,人民幣理財收益率自2018年以來持續小幅下降,美元理財收益率波動幅度較大,近期呈穩定態勢,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均小幅收窄。


近期政策走勢

1月17日,銀保監會發布《銀行業保險業消費投訴處理管理辦法》,進一步規范銀行保險機構消費投訴處理工作,要求對于事實清楚、爭議情況簡單的消費投訴,銀行保險機構應當在15日內辦理完畢并告知投訴人,情況復雜的可延長至30日;情況特別復雜或者有其他特殊原因的,經過必要審批程序后,辦理期限再延長30日。1月19日,銀保監會發布《中國銀保監會信訪工作辦法》,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信訪工作的重要思想,進一步規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其各級派出機構的信訪工作。


風險提示:經濟基本面超預期;資金面超預期;信用風險超預期。


資管新規過渡期會否以疫情為契機推遲?

2020年是資管新規過渡期的最后一年,若資管新規過渡期問題遲遲不能解決,諸多銀行理財難以進行2020年的產品發行和資產配置計劃。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金融監管部門出臺諸多舉措穩定市場預期,為避免疫情沖擊向金融領域擴散,關于資管新規過渡期安排是否會放松的討論再次成為市場熱點。


關于資管新規過渡期的討論由來已久

設置過渡期旨在平滑對市場的沖擊,為機構預留足夠時間確保資管新規逐步推進。2017年11月17日《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發布。由于理財產品多存在期限錯配,產品端的期限普遍在一年以內,資產端期限較長。過渡期結束后存在大量產品的資產端未到期的情況,若提前清理資產端,則容易引發融資段資金鏈斷裂;若發行新產品續接則面臨客戶接受度低,難以融資;若回表則受限于表內授信標準和資本金約束。因此資管新規按照“新老劃斷”原則設置過渡期,確保平穩過渡。征求意見稿中將過渡期設置為2019年6月30日。

為覆蓋大部分非標資產期限,資管新規正式稿在過渡期方面超預期寬松。正式稿將過渡期延長至2020年底,并且拓展了接續存量產品未到期資產的途徑,即可以在控制整體存量規模的情況下發行老產品對接。據財新網報道,資管新規正式稿關于過渡期的修改,已經采納了部分大中銀行的反饋意見,此次延期可保證理財投資的大部分非標資產可以自然到期。


目前臨近資管新規過渡期到期,會否延長過渡期的問題引發廣泛關注。2019年8月,證監會原主席肖鋼關于資管新規過渡期的發言拉開了對延長過渡期討論的序幕。鑒于銀行的執行情況,特別是非標資產處置難度大、進度慢,引發銀行對于延長過渡期的強烈訴求。而隨后的疫情進一步放大了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的迫切性和必要性。最近的一次監管部門明確回應是2020年2月7日,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目前正在對過渡期延長進行技術評估,存在可能性。

避免金融領域風險與疫情沖擊疊加

金融領域風險尚待修復,遭遇疫情沖擊雪上加霜。目前正在經濟下行周期的尾部,經濟主體資產負債表尚未完成修復,民企信用債市場萎縮,融資環境顯著惡化,而監管政策收縮非標,也收窄了中小企業融資渠道,違約風險集聚。而疫情期間停工停產使企業面臨生產、銷售及物流運輸等活動停滯、訂單減少、固定成本難以轉嫁等困境,導致企業面臨現金流斷裂的風險,資金周轉壓力本來就較大的中小企業更是雪上加霜。


多維度發力應對金融風險,維穩意圖明顯。截至2月5日,央行、財政部、發改委等部門已有大約20項舉措出臺應對疫情沖擊,其中貨幣政策和金融監管領域的措施集中于為疫情防控提供金融服務以及維護金融體系的穩定,避免系統性風險爆發。

短期內政策重點在于保障疫情防控資金的投放、預防企業流動性風險和穩定市場預期。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政策層面最大關切在于疫情,政策重心將大幅度向疫情防控傾斜。但同時,為避免金融風險和疫情沖擊疊加,政策面致力于在實體經濟中營造寬松的融資環境,大力運用結構性工具保證中小企業的融資可獲得性。此外,受疫情短期沖擊較大的還有金融市場。當前正處于疫情發展的恐慌階段,投資者對于宏觀經濟悲觀預期、避險情緒集中爆發,2月3日股市的拋售行為即表明疫情對金融市場情緒面的擾動之強,為此央行公開市場投放1.2萬億元,并調降公開市場利率10bp,是金融支持疫情的快速反應,有助于金融市場資金面和情緒面的穩定。

復工情況偏弱,基本面仍面臨嚴峻考驗,寬信用政策仍需要加碼。本周起,政策焦點從全面防控疫情到有序推動復工,制止人為限制復工。從截至2月12日的發電集團日均耗煤量數據來看,2月10日至2月12日日均耗煤量雖呈上升趨勢,但環比幅度較低,復工情況上不顯著。據交通運輸部數據顯示,預計2月11日-18日,將有1.6億萬人返程返崗,下周復工進度有望加快。隨著企業陸續復工生產,疫情對企業資金端的負面沖擊將逐漸暴露出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寬信用政策仍有必要加碼。

資管新規過渡期有必要延長,但不放任

當前經濟基本面的弱企穩進程暫時被新冠疫情中斷,實現年度經濟目標任務的難度加大,同時謹防疫情向金融領域擴散。而資管新規影響廣泛,尤其是過渡期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更需要妥善處理。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有較強必要性

在疫情沖擊基本面,謹防次生風險的環境下,資管新規延期有必要性,避免信用收縮。2020年2月6日財新網報道數據顯示,到2020年末,銀行理財資產余額中非標資產約有3萬億元,非標加權平均剩余期限是4.2年。若考慮央行發布《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后,非標認定標準更嚴的因素,實際規??赡芨?。若2020年過渡期嚴格執行,老產品將面臨強制清退的壓力,即使在2020年末之前到期的非標資產也將面臨再融資困難的局面,疊加疫情影響,信用違約潮的情況可能再現,這顯然容易與疫情沖擊相疊加。


銀行存量資產處置存在諸多難解之題,過渡期嚴格執行缺乏可操作性。資管新規存在幾大監管難點,比如推進凈值化、杜絕資金池運作、限制非標等等。凈值化方面,理財需要考慮客戶的接受度問題,而且凈值化本身容易引發追漲殺跌行為,需要循序漸進。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王景武曾披露,2018年末,銀行理財的凈值化比例(凈值型理財產品存續余額/非保本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為27%,比2017年末提高15個百分點?!吨袊y行業理財市場報告(2019年上半年)》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銀行理財的凈值化比例為35.56%,較2018年下半年提高8.56個百分點。若2019年下半年凈值化轉型的速度與上半年相同,則2019年末理財產品的凈值化比例為44%左右,2019年全年凈值化比例將提高約17個百分點,與2018年轉型速度相近。假設理財產品凈值化保持與2018年和2019年相近的速度,預計2020年末凈值化比例約為60%,要完成凈值化產品全面覆蓋,過渡期至少還要延長2年。


杜絕資金池運作方面,老賬戶歷史欠賬,尤其是難處置的“硬骨頭”是長久期的非標資產。為符合期限匹配的要求,多數長久期非標資產需要轉型為封閉式凈值化產品。但2019年上半年末,封閉式理財產品的凈值化比例僅18.78%,大幅低于整體理財產品的凈值化水平。此外,2019年上半年末銀行理財資產端中非標資產占比約為17.02%,按照財新網數據,2020年末非標加權平均剩余期限是4.2年,則平均來說,銀行理財需要發行新產品去籌集期限為4年以上的資金才能匹配當前非標資產,一方面產品端發行難度大,另一方面非標在資產端占比較高,因此銀行處置非標資產難度非常大。尤其是很多非標資產是超長期限的非上市股權,沒法通過轉入表內等方式處理。當前銀行理財產品距離資管新規的要求還有很長距離,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整合完畢缺乏可操作性。


銀行次級債等還需要老賬戶來承接。次級債是銀行補充二級資本的手段之一,特別是對于城商行和農商行為主的非上市中小型銀行,融資渠道和能力有限使發行次級債成為補充二級資本的主要手段。銀行主要通過銀行理財產品的方式持有其他銀行的次級債。銀行次級債期限長、流動性差、估值難度大的特點導致其處置難度大。在資管新規不允許期限錯配的規定下,長期限的次級債難以通過發行新產品續接,還需要老賬戶承接。因此,若過渡期嚴格執行,銀行次級債如何接續以及中小銀行二級資本金的補充難題也將成為銀行亟需面臨的突出問題。另外,永續債大部分也是銀行間互持,特別是理財產品,因此也面臨難以發行新產品消化的問題,此外銀行此前一直將永續債認定為債券,采用攤余成本法估值,此舉并不符合資管新規的相關規定,也是需要足夠時間整改的難題。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過渡期靈活不等于放任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期目前看存在必要性,那么延期期間如何妥善安排則成為監管層和機構們關注的焦點問題,避免貓捉老鼠的游戲持續。我們認為,資管新規在延期期間仍將保持戰略定力,對壓降速度等給予強約束。具體而言:


嚴格落實老產品壓降工作。梳理資管新規配套實施細則脈絡可以發現,監管層對資管新規發布后發行的“新產品”一直嚴格把關,沒有表現出任何寬松的態度,而監管層為減輕老賬戶清理、轉型及委外贖回壓力,對老產品的監管有明顯的放松跡象。此舉導致繼續滾動的老產品享受監管紅利,出現了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而老產品的存續占用了資管機構的大量時間和人力成本,形成路徑依賴,不利于資管行業競爭力的提升,也不利于金融監管在對外開放的背景下形成功能監管、行為監管的統一趨勢。因此,過渡期延長期間,嚴控老產品的降壓速度,是合理的政策導向。


可能的操作路徑有,限定老產品可以投資的資產種類及期限,如僅允許未完成整改的老產品投資貨幣類的新資產,老產品持有的資產到期后也僅能維持現金管理;明確老產品的壓降進度,規定銀行按照約定速度縮減老產品規模,到過渡期截止前完成全部老產品的處置工作。

“一行一策”制定整改計劃。2020年1月13日國新辦發布會上,銀保監會就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的問題回應稱,對于個別整改困難的機構會適當給予一些靈活的安排措施,可見“一行一策”的方式被納入了政策選擇中?!耙恍幸徊摺笨梢栽诒WC資管新規根本原則不動搖的基礎上減輕潛在風險??赡艿牟僮髀窂接?,各行根據自身情況制定整改計劃,確定自身的壓降節奏;針對部分存量老資產無法短期處置或回表的,給予額度豁免,但監管部門將強化激勵與約束機制,對于不能如期壓降的機構,給予相應的懲罰措施,比如限制其資產投向,以備償還到期的募集資金等。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對理財與債市的影響

平滑資產端收益率波動,減輕理財產品融資壓力

延期利于緩解銀行表內資本壓力。在寬信用背景下,未來龐大的融資需求和非標入表壓力對銀行表內資本充足率和超儲的消耗將更大。而過渡期延長可從兩個渠道緩解銀行資本壓力,一是為拓寬資本補充渠道提供操作空間。老產品難以處置的原因之一在于,規模龐大的表外理財回表將對應巨額的風險資本計提和風險撥備,短期內銀行提高資本金的能力有限,但若過渡期延長,銀行有望通過優先股、永續債以及二級資本債等工具補充資本,拓寬資本補充渠道以促進未到期非標合理回表。二是延長過渡期可以讓大量非標資產自然到期,減輕過渡期結束后老產品清零和回表對銀行資產質量的負面影響,緩解銀行補充資本金的壓力。另外“一行一策”的整改計劃允許銀行規劃適合自身的壓降節奏,可一定程度削弱回表對資產端的影響。


銀行理財方面,適度延期可平滑理財資產端收益波動。若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理財產品投向原來非標資產的存量資金轉向標準化債權資產的進度會順勢放緩,銀行不必處置一些可以在延長的過渡期內到期的非標產品,平滑了資產端收益率的波動。此外,部分壓縮了非標等高收益資產、有資金騰挪需求的老產品也可以拉長投資久期,選擇高收益債券等替代資產,以此避免投資收益率大幅滑坡。


延期減輕理財產品轉型、融資和滾存壓力。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意味著銀行整改壓力下降,銀行可以以時間換取空間,有序逐步推進理財產品凈值化轉型的進度。上面提到延期可避免資產端收益率的大幅下滑,理財產品收益率的平穩過渡降低了產品端的贖回壓力,而滾存產品也可繼續獲得流動性支持,拉長存續期,減輕了理財產品負債端壓力。此外若延長時間較長,投資者對凈值化產品的接受程度提高,銀行資管部門管理和操作成本下降利好新產品的發行,使得部分未到期資產可以通過發行新產品接續,轉化為符合資管新規要求的產品,長期來看也有利于銀行理財業務持續發展。


理財子公司可有更充足的時間完善投研體系建設。過渡期內凈值產品業績優秀的銀行資管部或理財子公司將在過渡期結束后短期內吸引客戶投資,可在凈值化理財時代初期形成先發優勢,馬太效應凸顯。因此,過渡期是銀行發展凈值型產品的關鍵時期。過渡期延長為銀行理財子公司提升投研能力、完善產品線、對標公募基金建立完整的投研體系提供了機會。


債市方面,適度延期降低短期需求沖擊和信用風險

短期有利于降低債市需求急劇收縮的尾部風險。我們在2019年12月22日發布的報告《普遍預期的降準,撲朔迷離的過渡期》中提到,若過渡期嚴格執行,理財老產品強制清退,則老產品強力壓降、委外將面臨贖回壓力,債市將面臨非常大的拋售壓力和違約風險。而過渡期延長,理財產品資產端老產品壓降節奏放緩,負債端融資壓力下降,共同作用降低了短期資金面斷裂和被動拋售的尾部風險。


鑒于整改要求仍將繼續,理財不再是債市最重要的增量資金,現金管理類產品新規之下短久期化傾向明顯。雖然過渡期大概率會延長,但整改要求仍將繼續,意味著銀行必須有序壓縮遞減老產品,限制其整體規模,理財將不再是債市最重要的增量資金。而一旦客戶偏好下降,可能導致銀行拋售資產,對信用債等債市品種產生負面沖擊。另外,新規之下理財現金管理類產品投資非標、長久期信用債、利率債、二級資本債等都將受到嚴格限制,將轉向更多配置存款、貨幣市場工具、存單以及短久期債券等,利好短久期信用債等。


適度延期有助于避免信用過快收縮加劇信用風險暴露可能。目前正在經濟下行周期的尾部,經濟主體資產負債表尚未完成修復,民企信用債市場萎縮,融資環境顯著惡化,疫情加速了信用過快收縮加劇信用風險暴露的可能。若資管新規嚴格執行老產品面臨強制清退的壓力,新產品無法投資老資產,對于融資方來說將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將降低嚴監管帶來的融資緊張風險,配合其他政策在多維度發力以應對違約導致信用風險,降低信用違約潮出現的可能性。

2020年1月理財產品概況

2020年1月,理財產品收益率小幅下降,可能是因為年末資金面緊張時期已過,加上央行流動性投放力度加大,市場利率下行帶動理財收益率下行。從長期來看,預期理財收益率將繼續走低。一方面,2020年仍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疊加肺炎疫情,預計貨幣政策操作邊際寬松趨勢不變,市場流動性充裕;另一方面,資管新規過渡期大限將至,凈值化轉型過程中理財收益率必然會受到一定影響,故理財收益率的總體趨勢仍然是下降的。


2020年1月,從全市場來看,1個月期理財產品收益率為3.78%,與上月相比下跌14bp,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財產品收益率為4.19%,較上月下降5bp,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p。


本部分的詳細數據均在本文的最后一部分展示——理財數據庫概覽中。


產品規模與結構

2020年1月,理財產品發行總量為6297只,其中個人理財產品有6016只。機構理財產品為874只,較上月共減少805只,與去年相比下降比例較大,同比下降66.2%。需要注意的是,會有理財產品同時向機構和個人發售,因此發行總量會小于機構與個人發行量之和。


其中,發行量最大的為封閉式非凈值型理財產品,達4662只,環比下降10.2%;開放式非凈值型產品最少,只有10只,環比下降37.5%。收益類型方面,非保本浮動收益理財產品發行量最大,達429只,為保證收益類型的71倍左右。

2020年1月,理財產品總存量為46848只,其中66.07%為封閉式非凈值型理財產品,達30954只,環比上升17.70%,雖然封閉式凈值型理財產品總存量不大,但增幅較為可觀,與12月相比,增幅達17.60%。


1月新發行的產品更多趨向于3-6個月(含)理財產品,收益率集中于3-5%之間。從投資類型來看,其他投資資產類占大多數,占總發行量的93.09%。

從存量數據來看,與去年同期相比三種收益類型產品數量均有較大幅度下降,降幅最大的為保證收益類。截止1月,保證收益類理財產品存量為616只,同比下降86.6%。1月現存的理財產品中,期限為6-12月的最多,高達18317只,收益率集中于3-5%,投資類型集中于其它投資資產類,占比72.50%。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個人理財產品到期量是由Wind數據提?。╓ind數據缺失較多),因此越舊的數據誤差較大,上圖僅供參考。


理財收益率走勢

人民幣產品

2020年1月,從全市場來看,1個月期理財產品收益率為3.78%,與上月相比下跌14bp,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而1年期理財產品收益率為4.19%,較上月下降5bp,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5bp。2020年1月,理財產品收益率小幅下降,可能是因為年末資金面緊張時期已過,加上央行流動性投放力度加大,市場利率下行帶動理財收益率下行。從長期來看,預期理財收益率將繼續走低。一方面,2020年仍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疊加肺炎疫情,預計貨幣政策操作邊際寬松趨勢不變,市場流動性充裕;另一方面,資管新規過渡期大限將至,凈值化轉型過程中理財收益率必然會受到一定影響,故理財收益率的總體趨勢仍然是下降的。

分銀行類型來看,2018年以來各類銀行理財收益率下跌趨勢延續,其中,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下跌幅度最大,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下跌幅度較小。1月,1個月短期理財產品收益率全線下跌,股份制商業銀行跌幅最大,農村商業銀行跌幅最??;1年期理財產品收益率漲跌互現,大型商業銀行漲幅最大,股份制商業銀行跌幅最大。


以短期理財產品收益率來看,2020年1月,各類銀行1個月期理財產品收益率全線下跌,其中股份制商業銀行下降幅度最大,為31bp,農村商業銀行下降幅度最小,為20bp。長期理財產品收益率漲跌互現,1年期理財產品收益率大型商業銀行較12月上漲,漲幅為9bp,城市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較12月下跌,跌幅分別為3bp、31bp、11bp。

全市場的期限利差總體處于寬幅波動態勢,短期內波動劇烈。相較于12月,2020年1月,1Y-1M、1Y-3M和6M-3M的期限利差走擴,走擴幅度分別為9bp、20bp、14bp,1Y-6M和3M-1M全市場的期限利差收窄,分別收窄5bp、11bp。


2020年1月,全市場的信用利差較上月走勢不一,1M理財-1M國債和3M理財-3M國債利差收窄,幅度分別為18bp和8bp, 6M理財-6M國債和1Y理財-1Y國債利差走擴,走擴幅度范圍均為22bp。

寶寶類互聯網貨幣基金從2018年至今的總體趨勢也是一路下行,其中偶有小幅反彈。以最具代表性的產品余額寶和微信理財通為例,1月余額寶7天年化收益率小幅上漲,平均水平維持在2.442%左右,1月23日,余額寶7天年化收益率為2.430%,較12月31日的2.429%基本持平;1月,微信理財通7天年化收益率沖高回落,由12月31日的2.434%上升至1月16日的3.012%,后持續震蕩下行。1月末,微信理財通7天年化收益率為2.627%,較上月上行13bp。

外幣產品

人民幣理財收益率自2018年以來持續小幅下降,美元理財收益率波動幅度較大,近期呈穩定態勢,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均小幅收窄。


2020年1月,3個月和1年期人民幣理財收益率分別下跌25bp和5bp,3個月和1年期美元理財收益率均維持不變,3個月的二者利差收窄,為2.39%,較上月的2.52%收窄13bp,1年期的二者利差收窄,為2.11%,較上月的2.14%收窄3bp。

各銀行發行情況

2020年1月,國有商業銀行產品數量總共736只,總市場占比17.68%。其中,中國銀行的產品數量和占比最大,分別為368只、8.84%;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農業銀行的產品數量和占比最小,均為15只、0.36%。

提前終止產品情況

2020年1月無理財產品提前終止。

近期政策走勢

1月15日,銀保監會下發《銀行保險違法行為舉報處理辦法》,以期做好舉報、投訴、信訪事項的分類處理工作,進一步規范銀保監會及其派出機構舉報處理工作。整體來看,《辦法》主要規定了適用范圍、基本原則、舉報要求、管轄、受理條件、不予受理的情形、舉報處理程序、舉報人的義務等內容。值得關注的是,銀保監會還建立了舉報處理工作的年度報告制度與重大事項的及時報告制度。各省級派出機構應當于每年4月30日前向銀保監會報告上一年度舉報處理工作情況。


1月17日,銀保監會發布《銀行業保險業消費投訴處理管理辦法》,進一步規范銀行保險機構消費投訴處理工作,要求對于事實清楚、爭議情況簡單的消費投訴,銀行保險機構應當在15日內辦理完畢并告知投訴人,情況復雜的可延長至30日;情況特別復雜或者有其他特殊原因的,經過必要審批程序后,辦理期限再延長30日。


1月19日,銀保監會發布《中國銀保監會信訪工作辦法》,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信訪工作的重要思想,進一步規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其各級派出機構的信訪工作?!掇k法》突出以下四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堅持促進機構融合業務整合;二是堅持依法分類處理信訪訴求;三是堅持事要解決加強源頭治理;四是堅持便利群眾切實減輕訪累。


1月21日,為加強對規范性文件的監督管理,進一步規范制定程序,提高立法質量,提升依法行政水平,銀保監會印發《中國銀保監會規范性文件管理辦法》?!掇k法》明確了規范性文件的定義和范圍,明確了評估論證和征求意見的要求,還完善了合法性審核和集體審議制度。

理財數據庫概覽

每月發行量

2020年1月,理財產品發行總量為6297只,較上月減少1678只,同比下降41.7%,環比下降21.0%。


2020年1月,個人理財發行量為6016只,較上月減少1255只,同比下降39.0%,環比下降17.3%。


2020年1月,機構理財發行量為874只,較上月減少805只,同比下降66.2%,環比下降47.9%。

運作模式

2020年1月,封閉式非凈值型理財發行量為4662只,較上月減少532只,同比上升2888.5%,環比下降10.2%。


2020年1月,封閉式凈值型理財發行量為1106只,較上月減少297只,環比下降21.2%。


2020年1月,開放式非凈值型理財發行量為10只,較上月減少6只,同比下降41.2%,環比下降37.5%。


2020年1月,開放式凈值型理財發行量為177只,較上月減少65只,同比上升92.4%,環比下降26.9%。


2020年1月,未公開理財發行量為342只,較上月減少778只,同比下降96.7%,環比下降69.5%。

機構數據全來自Wind,沒有運作模式分類,全歸入“未公開”。


收益類型

2020年1月,保證收益理財發行量為6只,較上月減少25只,同比下降99.0%,環比下降80.6%。


2020年1月,保本浮動收益理財發行量為37只,較上月減少49只,同比下降98.3%,環比下降57.0%。


2020年1月,非保本浮動收益理財發行量為429只,較上月減少884只,同比下降94.6%,環比下降67.3%。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2019年5月開始,中國理財網較多的理財產品并未公布具體的收益類型,因此同比、環比的下降幅度偏大。

幣種

2020年1月,人民幣理財發行量為6214只,較上月減少1693只,同比下降41.7%,環比下降21.4%。


2020年1月,美元理財發行量為41只,較上月減少12只,同比下降61.0%,環比下降22.6%。


2020年1月,其他幣種理財發行量為42只,較上月增加27只,同比上升10.5%,環比上升180.0%。

期限

2020年1月,T+0產品理財發行量為57只,較上月減少3只,同比上升21.3%,環比下降5.0%。


2020年1月,7天(含)以內理財發行量為44只,較上月減少69只,同比下降40.5%,環比下降61.1%。

2020年1月,7天-1個月(含)理財發行量為79只,較上月減少110只,同比下降61.5%,環比下降58.2%。


2020年1月,1-3個月(含)理財發行量為1263只,較上月減少270只,同比下降61.4%,環比下降17.6%。


2020年1月,3-6個月(含)理財發行量為2947只,較上月減少699只,同比下降31.2%,環比下降19.2%。


2020年1月,6-12個月(含)理財發行量為1638只,較上月減少487只,同比下降37.4%,環比下降22.9%。


2020年1月,1年以上理財發行量為6只,較上月減少9只,同比下降98.0%,環比下降60.0%。


2020年1月,期限未公開理財發行量為263只,較上月減少31只。

預期最高收益率

2020年1月,0-2%(含)理財發行量為0只,與上月持平。


2020年1月,2-3%(含)理財發行量為8只,較上月減少19只,同比下降95.5%,環比下降70.4%。


2020年1月,3-5%(含)理財發行量為229只,較上月減少352只,同比下降97.4%,環比下降60.6%。


2020年1月,5-8%(含)理財發行量為0只,與上月持平。


2020年1月,8%以上理財發行量為0只,與上月持平。


2020年1月,預期最高收益率未公開理財發行量為6060只,較上月減少1307只,同比上升329.5%,環比下降17.7%。

起點銷售金額

2020年1月,0-10000(含)機構理財發行量為224只,較上月減少171只,同比下降54.3%,環比下降43.3%。


2020年1月,10000-50000(含)機構理財發行量為324只,較上月減少156只,同比下降68.8%,環比下降32.5%。

2020年1月,50000-100000(含)機構理財發行量為133只,較上月減少64只,同比下降45.7%,環比下降32.5%。


2020年1月,100000-1000000(含)機構理財發行量為103只,較上月減少387只,同比下降80.5%,環比下降79%。


2020年1月,1000000以上機構理財發行量為82只,較上月減少11只,同比下降63.6%,環比下降11.8%。


2020年1月,起點銷售金額未公開機構理財發行量為8只,較上月減少16只,同比下降86.7%,環比下降66.7%。

2019年4月起,中國理財網不再公布起點銷售金額數據,因此不再統計相關的個人理財起點銷售金額。


投資資產類型

2020年1月,混合類理財發行量為69只,較上月減少129只,同比下降61.0%,環比下降65.2%。


2020年1月,債券類理財發行量為69只,較上月減少19只,同比上升6.2%,環比下降21.6%。


2020年1月,結構性投資類理財發行量為0只,較上月減少9只,同比下降100.0%,環比下降100.0%。


2020年1月,其他投資資產類理財發行量為5826只,較上月減少735只,環比下降11.2%。


2020年1月,投資資產類型未公開理財發行量為333只,較上月減少786只,同比下降96.8%,環比下降70.2%。

機構數據來自Wind,投資資產類型口徑與理財網不完全統一,全歸入“未公開”。因此,全部理財產品投資資產類型與個人理財產品投資資產類型完全相同。


每月存量

2020年1月,理財產品總存量為46848只,較上月減少1128只,同比下降26.3%,環比下降2.4%。


2020年1月,個人理財存量為44637只,較上月減少776只,同比下降24.3%,環比下降1.7%。


2020年1月,機構理財存量為8707只,較上月減少866只,同比下降39.3%,環比下降9.0%。

運作模式

2020年1月,封閉式非凈值型理財存量為30954只,較上月增加4662只,環比上升17.7%。


2020年1月,封閉式凈值型理財存量為7402只,較上月增加1106只,環比上升17.6%。


2020年1月,開放式非凈值型理財存量為2340只,較上月增加10只,同比上升10.9%,環比上升0.4%。


2020年1月,開放式凈值型理財存量為3896只,較上月增加177只,同比上升66.1%,環比上升4.8%。


2020年1月,未公開理財存量為2256只,較上月減少7083只,同比下降96.0%,環比下降75.8%。

機構數據全來自Wind,沒有運作模式分類,全歸入“未公開”。


收益類型

2020年1月,保證收益理財存量為616只,較上月減少330只,同比下降86.6%,環比下降34.9%。


2020年1月,保本浮動收益理財存量為1948只,較上月減少1204只,同比下降86.1%,環比下降38.2%。


2020年1月,非保本浮動收益理財存量為12360只,較上月減少5419只,同比下降72.3%,環比下降30.5%。

幣種

2020年1月,人民幣理財存量為44945只,較上月減少1129只,同比下降26.5%,環比下降2.5%。


2020年1月,美元理財存量為908只,較上月減少28只,同比下降35.1%,環比下降3.0%。


2020年1月,其他幣種理財存量為995只,較上月增加29只,同比上升1.5%,環比上升3.0%。

期限

2020年1月,T+0產品理財存量為2154只,較上月增加57只,同比上升20.1%,環比上升2.7%。


2020年1月,7天(含)以內理財存量為313只,較上月減少19只,同比上升34.3%,環比下降5.7%。


2020年1月,7天-1個月(含)理財存量為349只,較上月減少108只,同比下降15.1%,環比下降23.6%。


2020年1月,1-3個月(含)理財存量為3967只,較上月減少546只,同比下降49.2%,環比下降12.1%。


2020年1月,3-6個月(含)理財存量為15062只,較上月增加460只,同比下降22.3%,環比上升3.2%。


2020年1月,6-12個月(含)理財存量為18317只,較上月減少807只,同比上升28.9%,環比下降4.2%。


2020年1月,1年以上理財存量為4432只,較上月減少428只,同比下降42.5%,環比下降8.8%。


2020年1月,期限未公開理財存量為2254只,較上月增加263只。

預期最高收益率

2020年1月,0-2%(含)理財存量為2只,較上月減少14只,同比下降99.0%,環比下降87.5%。


2020年1月,2-3%(含)理財存量為22只,較上月減少89只,同比下降97.8%,環比下降80.2%。

2020年1月,3-5%(含)理財存量為1107只,較上月減少3993只,同比下降97.3%,環比下降78.3%。


2020年1月,5-8%(含)理財存量為2只,較上月減少232只,同比下降100.0%,環比下降99.1%。


2020年1月,8%以上理財存量為0只,與上月持平。


2020年1月,預期最高收益率未公開理財存量為45715只,較上月增加3200只,同比上升307.4%,環比上升7.5%。

起點銷售金額

2020年1月,0-10000(含)機構理財存量為2122只,較上月上升133只,同比下降37.6%,環比下降5.9%。


2020年1月,10000-50000(含)機構理財存量為3254只,較上月336只,同比下降54.0%,環比下降9.4%。


2020年1月,50000-100000(含)機構理財存量為1260只,較上月減少41只,同比下降31.1%,環比下降3.2%。


2020年1月,100000-1000000(含)機構理財存量為1527只,較上月減少283只,同比下降41.7%,環比下降15.6%。


2020年1月,1000000以上機構理財存量為461只,較上月減少64只,同比下降26.5%,環比下降12.2%。


2020年1月,起點銷售金額未公開機構理財存量為83只,較上月減少9只,同比下降87.3%,環比下降9.8%。

從2019年4月開始,中國理財網不再公布起點銷售金額數據,因此不再統計相關的個人理財起點銷售金額。


投資資產類型

2020年1月,混合類理財存量為6465只,較上月增加69只,同比上升99.7%,環比上升1.1%。


2020年1月,債券類理財存量為3240只,較上月增加69只,同比上升247.6%,環比上升2.2%。


2020年1月,結構性投資類理財存量為967只,與上月持平,同比上升94.2%。


2020年1月,其他投資資產類理財存量為33965只,較上月增加5826只,環比上升20.7%。


2020年1月,投資資產類型未公開理財存量為2211只,較上月減少7092只,同比下降96.1%,環比下降76.2%。

機構數據來自Wind,投資資產類型口徑與理財網不完全統一,全歸入“未公開”。因此,全部理財產品投資資產類型與個人理財產品投資資產類型完全相同。


風險提示

經濟基本面超預期。經濟基本面若是大幅好于預期,經濟增長變得強勁,則理財收益率大概率會出現上行。


資金面超預期。資金面若是超預期的非常緊張,則會抬升短期利差收益率。


信用風險超預期。在宏觀經濟基本面仍偏弱、信用債到期量較大的背景下,信用風險事件仍有可能局部出現,或對理財收益率造成沖擊。


本材料所載觀點源自2月14日發布的研報《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的必要性與影響——理財月度跟蹤》,對本材料的完整理解請以上述研報為準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华亿配资